偏激金吹,这个号上只发all金图文
狗哥(鸽)
祝无脑小学生早日升天
暴躁老哥每月坚持diss一个人
老子就一个破双修的你们想怎样
职业催更100年

【all金】身为王子我好累

好看!修罗场赛高!么么你们!

✘无能废物✘:

☆西幻pa


☆HP to  狗子!! @Doggy


☆试图正经


☆赶出来的所以质量不好



<<<00


大家好,我叫金,是登格鲁国的王子,下一任的国王。



原本前途应该是一片美好,但是,我感觉自己现在活的真的好累。




我想你们应该都看到了,对,就是后面那一群生物。天天吵的要死,而且还赖在这里不走,怎么赶都没有用。



至于为什么会遇到他们,这就是一个很长故事了,最开始的时候……雷狮!嘉德罗斯!你们两个给我安静点!不然今天打地铺!





呃……刚才讲到哪来着?哦,对了,故事是这样的——









<<<01




六个月前的某个早晨。




晶莹的露珠挂在叶子上,被清晨的阳光照射的五彩发亮。时不时传来一阵鸟雀的鸣声,与原本的沉寂交织在一起。




金站在后花园中,深呼吸一口气。大清早的空气十分的纯净,让人有种洗了下肺的感觉。




光元素与木元素好似在跳舞一般,围绕着金转起了圈圈。柔和的水元素则是时不时贴近金,送来一次去的,弄得他也有些痒痒。




原本这个时候要准备回去了,因为还有早会要开。但是不远处是森林中传来的响声引起了金的注意。



都说好奇心害死猫,以后的金真想一巴掌拍死自己。




毕竟,这一个看似平凡的早晨,才是罪恶的真正源头。




树林中。


格瑞将自己原本的龙形态化为人形,之前激烈的战斗使他受了重伤。



龙角与龙翼有明显的伤痕,银色的耳鳍一扑一扑的。呼吸并不平稳,紫罗兰色的竖瞳微眯,似乎下一秒就要紧闭。




皮肤上充斥着抓痕与擦伤,有些地方甚至还有点血肉模糊。




早已透支的体力与虚弱的身体让格瑞只能够暂时留在这里,但是一向训练良好的他还是对这附近抱有很强大的警惕性。




前方的草丛传来一些细碎的声音,格瑞抬眸望去,只见一个金色的脑袋露了出来。




金是寻着血的味道找到格瑞的。他原本以为是在森林中打猎误被野兽攻击的人类——因为这种事情经常发生。




可是他并没有猜到,味道的源头竟然是最尊贵的生物——龙族。



格瑞在金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将警戒拉到了最高。




龙族对于人类有种与生俱来的警惕性,毕竟,虽然是最弱小的人类,但却还是有方法杀死强大的龙。起初的念头自然是贪欲。



以前在龙族学堂的时候,格瑞就经常听教师讲人类的事。



「“人类都是贪婪的,无情的。他们总会为了一己私欲而出卖自己的灵魂。是一种比恶魔还要污秽的生物。”」



现在应该远离这个是非之地,格瑞试图站起来,却因为扯到伤口了而一脸痛苦的再次坐了下来。


金看到了这一幕,走上前去,却被格瑞那充斥着警惕的眸子拦截住了。





“那,那个。请问需要我的帮助吗?龙族的先生。”



有一点小心翼翼地开口说道。金一脸诚恳,希望获得眼前这位龙族的信任。再次收获格瑞的眼光之后,金又道。



“不!不要担心!我没有任何恶意!我叫金,是这个国家的王子。我以登格鲁皇族血脉发誓,我真的只想帮你!”


格瑞看着眼前这个一脸天真的金发少年,无论如何也无法跟教师口中所说的肮脏的人类连到一起。



再次仔仔细细的打量面前这个少年之后,格瑞闭上了眸子,好像是默认了。



金立马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地查看格瑞的伤势。可以说是相当严重了,需要休养好长一段时间也许才能恢复原样。



事到如今,只能用一个办法,先控制下伤势。




轻柔的木元素逐渐聚集起来,形成一个个小小的光球围绕在格瑞身边,就像流萤一般。




原本疼痛的伤口处传来暖烘烘的感觉,格瑞睁开眸子,映入眼帘的便是金十分认真的神情。





少年原本就精致的面容在木元素发出的光芒下映得更加精致,甚至还带上了以前从来没有的一丝丝神秘感。



就如罂粟一般,让人沉醉。



“哦,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啊?!请问你叫什么呀?”




“格瑞。”






<<<02




已养伤的名义,金让格瑞在城堡里面住了下来,一晃就是好久。




三个月过去了,两人的关系十分的好。知道的晓得这俩人才相处三个月,不知道的以为这俩人是发小呢。



格瑞明明才住下来三个月,节已经知晓金的一切喜好。



也许,这就是爱吧。


后来,一件事情的发生改变了现状——



一日,金正坐在庭院的椅子上晒太阳。暖烘烘的阳光照在身上十分的舒服。



格瑞因为有事暂时离开了,所以金现在十分的无聊,不知道要干些什么。




平常的时候,金总是黏在格瑞身边,和格瑞进行单方面聊天。虽然格瑞只会有时候回答一两个字,但他还是会认真听完。




金躺在草丛之中,一阵微风轻轻吹过,带来了一阵花草香。时不时传来几声鸟鸣,产生一种安静祥和的气氛。



可是这氛围并没有维持多久,嗯,又出事儿了。



一道金光从天边划过,最终落在了庭院里。急速的降落形成的强大的冲击力在草坪上留下一个大坑,溅起一阵飞沙。金也被吓的坐在了地上。





待飞沙散去之后,金才看清楚那道金光究竟是什么。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人,不,是龙。张扬的金发随风飘着,金色的竖瞳居高临下的凝视着金,夹杂着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




龙翼并没有收回,而是张开在嘉德罗斯的背后,整个气场更加强大的一分。



金此时已经被这个场景惊到了,只能呆呆的愣在原地。




嘉德罗斯只是看着金,双手环胸,看着对面那个疑似被自己吓到坐在地上呆呆的人类,总感觉有些好笑。





这些惊吓就受不了,果然人类都是渣渣。





金: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啊?!!!



看的时间也够久了,金快要缓过来时,嘉德罗斯走上前来。本来就相隔几步的两人顿时就相距不到一米。



他居高临下地凝视着金,近距离看时,展现出来的并不是孤傲的王者风范,而是另一种更为暴躁的风范。


“喂,渣渣!你知道格瑞去哪儿了吗!?”


“啊,啊??”











被嘉德罗斯这么一问,金可算是完全回过神来。可是他并没有听清楚嘉德罗斯的问题。



金这么一问,嘉德罗斯的脾气可算是都上来了。他右手一挥,手中便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黄黑相见的棍子。


嘉德罗斯把大罗神通棍往地上一砸,又出现了一个大坑。




金连忙从地上跳起来,小心翼翼的看着那个坑,在看儿一眼嘉德罗斯。眼神中渐渐浮上了不满。




“喂!你怎么可以把人家庭院随意搞的都是坑?!还有!我才不是渣渣!自大狂!”



此时的金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炸毛的小猫,让嘉德罗斯感觉有些好笑。以前在龙族的时候,除了死敌格瑞,还有一些外族的人,没有一个人会反抗他的命令,更别说是顶撞他。





他开始对眼前这个渺小的人类产生兴趣了。



“这么弱小,还不是渣渣?呵,我才不信。顺便,我再问你一遍,格瑞在哪里。”


“格瑞???你怎么知道格瑞的???”




“啧,果然。”



三个月前的那一天,他们两人是拿出了实力来打了一架,最后双双重伤。嘉德罗斯贝雷德和祖玛接回了皇宫,而格瑞不知去向。



待养好伤后嘉德罗斯变顺着格瑞的气血味找到了这里,可是很不巧的是格瑞这个时候刚好离开。



扎心了吧,老铁。


嘉德罗斯:滚。



“等一下,你来找格瑞作甚?!”


“打架!之前的那场战斗还没分出胜负!”


“不行!我不准你欺负格瑞!”



金用手指指着嘉德罗斯,一副一定要保护着格瑞的样子。



“啧,格瑞竟然都堕落到要你这种弱小的渣渣来保护,真是扫兴。”




“格瑞明明很强的好不好?!不许你这么说!”



……







于是这一人一龙吵了起来,人家格瑞都不在也能吵的这么尽兴,真是奇怪。




更何况你们是怎么从格瑞强不强吵到身高的重要性的???




“总之,你要找格瑞的话,现在他不在!您老请回吧!” 金一副要送客的样子。





“那好,我就在这里住到等他回来为止。”




“哈?????!!!!”




最终嘉德罗斯还是理直气壮地定居在这里,没错,是定居,不要问我为什么。总之到后来雷德和祖玛拽都拽不回去。





<<<02.5





总之,一个星期回来后的格瑞简直要原地爆炸了。



瑞哥内心os:



为什么我的死敌和我未来的老婆坐在一起???为什么他们看起来这么亲密???为什么我的死敌给我未来的老婆喂食我老婆居然没有拒绝???




这!一!个!星!期!我!错!过!了!什!么!



嘉德罗斯看到格瑞回来的那一刻,抱紧怀中的金一脸嘲讽的看着站在那里一脸惊悚的格瑞。



“哟,格瑞,你终于回来了。”


“嘉德罗斯!你放开他!”


“你让我放开就放开,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你!”




格瑞右手一握,一把绿色的长剑就出现在他的手中,刀尖正指着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也召唤出了大罗神通棍,两人一副马上就要开打的样子。



“够了!!!!你们是要拆我家吗?!!!!”


“我。。。”x2


“我什么我?!豪华沙发床已经为你们订好了。”






<<<03



雷王国。大陆上最强大的国家,众周所知,雷王国的皇族都是一些十分狡诈而又强大的人类。但是,实际上,雷王国的皇族都是——




污秽的代名词,恶魔。



雷狮作为下一任国王,不但整日玩世不恭,不处理国家内务,现在甚至还组建了自己的海盗团,离开了雷王国。





想当初,他离开时候,国王的表情可谓是终生也不会忘记的。



魔王雷狮,贵族卡米尔,蛇妖帕洛斯以及犬妖佩利组成的雷狮海盗团,可谓是大陆上霸道横行的所在。



他们的准则是: 看到好处就要抢,看到弱鸡就要踩,看到机会就要上。




总之,离他们越远越好。如果被他们盯上的话,可没有好果子吃哟。




不过他们的大哥雷狮好像在很久以前就盯上了一个宝物,一个金色的宝物。





之前别人问他是哪个国家的宝物时,他便邪魅一笑,似乎是心情很好的样子。当时,雷狮回答说:“登格鲁的。”




至于当初雷狮为什么盯上登格鲁的宝物,那就要追溯到很久以前的某一场宴会上——




雷狮特别讨厌应酬,尤其是像这样的多国会面的应酬。




因为要见面的都是一些有些重量级的人物,言语以及举止的拘谨让雷狮不免有些恶心。他渴望的是自由,而不是整日待在那个灰暗的皇宫里面成为一只笼中鸟。





见周围的人并没有注意自己,雷狮准备转身离开,回到自己的房间时,一不小心就被果汁泼了一身。





雷狮回过头,去打算看一下是谁这么大胆时,便看到一阵金色闯入他的视野。



小小的金团子趴在地上,好像是摔跤了一般。手中还抓着一个空杯子,证实了刚才的果汁就是他泼的。




此时还年仅八岁的金从地上爬了起来,眼角好像有一丝泪光,好像快要哭出来了一样。有一些肉嘟嘟的脸上还残留着一点点的蛋糕渣,天蓝色的大眼睛看上去水汪汪的,可以说是可爱至极了。





年仅11岁的雷狮弯了一点膝盖下来,才能和金平视。不得不说,眼前的这个小孩就是一个弱鸡,还是弱到不能再弱的那种。



“那,那个,大哥哥对不起,洒了你一身果汁。”




软糯的声音在雷狮耳边响起,金的两只食指互相点着,眼神不敢去直视雷狮,这样子和一个犯错的小孩没什么区别。




有意思。




“喂,小鬼,你把我的衣服弄脏了,要怎么赔?”


“金金,金金现在没有钱。一会儿会去向哥哥要的!”


“金钱这些东西本大爷才不须用呢。”


“那大哥哥你要什么?金金一定会给大哥哥的!”


“我要你,怎么样?”


“唉??可,可是。。”




金的脸有一些微红,低着头,眉头微微皱起,似乎是在做强烈的思想斗争。雷狮看了之后轻轻一笑,听到了笑声之后,金连忙抬起头来。


“不是现在就要你啦,小鬼,干脆等你16岁生日的时候,我再来接你。”


“可以的!一言为定!”



“哦,对了,还不知道小鬼你叫什么呢?”




“我叫金,来自登格鲁国!是下一任国王哟,厉不厉害!”




金插着腰,摆出一副很威风的样子。雷狮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个小鬼果然又傻又可爱呢。





<<<03.5



“时间也差不多快到了呢,卡米尔,启程,去登格鲁。”


雷狮看了看手中的怀表,转过头对卡米尔说。



“大哥,在登格鲁是有什么任务吗?”


“有,去接你嫂子。”



“是。”




卡米尔有些期待自己嫂子的样子,所以他是很乐意去登格鲁的。更何况,还能看到他思念已久的那个少年。




卡密尔见到自己嫂子的时候,简直想一巴掌拍死自己当初的期待,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04



朋友,你听说过天使吗?



就是那种长着一对翅膀,头上还顶着个光环的那种。


嘘,悄悄告诉你,天使是真实存在的。



怎么可能骗你!恶魔都有为什么天使不能有?!




安迷修作为大天使长,不仅整天要管理天堂的秩序,还要每时每刻查看自己守护的对象有没有出问题。





身为大天使长,同时也兼职守护天使的他,可谓是生活相当的忙碌了。不过他却还是乐此不疲的,毕竟他守护的对象也是他喜欢的对象。



安迷修待人十分得温柔,除了对恶党。之前他与雷狮见过一次,两人就已经盖章过是一辈子的死对头。




这么多年来,整日待在天堂的他也有些无聊了,他便向王请示来到人间去守护自己的守护对象。





王也看他辛劳多年,决定给他放松好长一段时间,也便同意了。在他守护的对象16岁生日的时候,降临到他身边,从而贴心的守护他一辈子。




于是安迷修便天天期盼着自家守护对象的16岁生日快点来临。





时间渐渐的过去了,金的16岁生日也来临了。






整个登格鲁上下都欢乐不止,因为今天举办了十分大型的生日宴会后,明天就是金登基的日子。




每一个国民都十分爱戴金,因为金是最能理解他们的人。平常的时候也经常去私服微访,和国民们融入在一起,去理解他们,改善他们的生活。




拥有这样一个国王,是每一个国民的幸福。






此时的金正站在自己房内的镜子面前,神情看上去有一丝紧张。





格瑞和嘉德罗斯就站在一旁,看着金用自己的手捏出一个个表情。真是傻得可爱。






“不就是一个生日宴会吗?有必要这么紧张吗,渣渣。”






“不是!我是在紧张明天的登基仪式!啊啊啊啊啊,万一做不好怎么办嘛1551。”


“没事,放轻松点。”


“嗯。。可是还是好紧张啊。。”



金还是站在镜子面前,理了理自己的着装。因为他自己的要求,所以并不华丽。





白衬衫再加上黑色的小背带裤,再加上一个小领结,把整个人衬托的十分可爱。白色的过漆袜,再加上小皮鞋。这一身打扮十分的亲民。




“话说这一头金发还是这样散着吗?不太好吧。”




金看了一眼自己的长发叹了口气,平常的时候他一直都是散着的,可毕竟不是什么大场合。但在自己的生日宴会上这样打扮总不太好。




格瑞看了一眼,走上前去。拿起一旁桌上放着的蓝色缎带,把过长的金发束长一个高马尾。



“这样看上去不错诶,谢谢格瑞!”


“嗯。。。” 肉眼不可见的脸红了呢,瑞哥。


“啧,渣渣,你再不快点就来不及了。”


“噢!来了!”




其实金所要做的并不是太多,只要站在城堡的那个天台上,将自己所要对国民们说的话讲出来,就可以回城堡里自己嗨皮了。






可是现在众目睽睽之下说完了之后,莫名会有些脱力。也许是过于紧张的缘故吧。






接下的事情本来就是要嘉德罗斯和格瑞去干的,两人临走前还叫金好好休息。






“不得不说,这么大的场面衣服起来还真的是累呀。”





“面对这种情况,你不应该习惯了吗?小鬼。”






“谁!谁在那里?!”




“你雷大爷,雷狮。”






听到雷狮的名字时,金莫名有些恍惚。这么多年来,雷狮这个名字他可没少听过。可谓是最想抓你却抓不到排行榜榜首。





毕竟人家可是雷王国的呀,惹不起。





“雷狮,你来这里干什么?!之前就听说你想抢我登格鲁的宝物,今天来行动了是吗?!”



“没想到小鬼你的记性这么差。还记得吗?七年前的那个约定。”


“哈??”





接下来,金就陷入了漫长的回忆之中。终于,一会儿过后,他想起来了,七年前的那个约定。





“你不会是来带我走的吧。。”




“你之前说的一言为定,那我也只能勉为其难喽。”



“不,不必为难了,我谢谢你啊。”





金一脸防守,看上去并不想和雷狮海盗团的人走。人家海盗团的原则是什么?得不到就抢啊!





“卡米尔帕洛斯佩利上。”


“收到。”   “是的,大哥。”  “又有架可以打了吗?”


“唉?????”




没一会儿工夫,金就被雷狮扛在肩上,而雷狮海盗团的人正打算离开。




但你觉得他们会一帆风顺的离开吗?假的。




“恶党,放开我的王子殿下!”




“哟,傻逼安迷修你能下来啦。”


“满口污秽,不愧是恶魔。但是离我的王子殿下远点!”



“什么叫做你的王子殿下,这明明是我的未婚妻。”
“哟,难道不会吧?这个傻小鬼就是你天天宝贝着的守护对象?”




“呵,是又怎么样?所以,把你的爪子离我的王子殿下远点!”




一橙一蓝两把剑出现在安迷修的手中,六对天使翅膀也展现在了背后,头上两个光环交织。一身圣洁的白色,这幅样子,赫然就是一个天使。


雷狮把金交给卡米尔后,也招唤出了一把银色的锤子,将自己恶魔的本来面目毫不掩盖的展现在众人面前。



帕洛斯和佩利也走上前去协助自家老大。




接住金的卡米尔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被红色围巾遮住的脸微微变红。





因为他心心念念已久的少年就在这里呀。




“卡,卡米尔?!”




“金,好久不见。”






“噫呜呜呜呜呜我好想你哇!当初为什么一言不发就走了!”




“那是因为。。。”






轰——!!





一旁传来的巨大声响打断了两人的对话,金和卡米尔抬头望去,只见四人已经缠斗在一起。每一次攻击都能组合成强大的能量风暴,再这样下去,整个城堡都要拆完了。





“停下——!都给我停下!!!”





金看着自家城堡危在旦夕,立马吼了出来。果然有效,原本就要进行下一波攻击的四人停了下来,看着金。





“你们要打出去打,我的城堡都快被你们拆了好不好?!”





“真的是,为什么这几个人都喜欢一言不合就打架。”金小声嘀咕。





他有一些生气了,嘟着一个小嘴,一脸怒意的看着他们。可是他此时正被卡米尔公主抱着,气势顿时间了一半。





亲拍一下卡米尔示意他放下自己,金从卡米尔身上下来之后,径直朝那搞事的四人走去,趁那四人还没反应时用风元素将自己托起来了一个暴栗。






“叫你们这样打架。干脆去做拆迁队算了。”






金双手环胸看着捂着自己脑袋的四人以及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似乎有些不爽的卡米尔。






“金!!!” “渣渣!!!!”




格瑞和嘉德罗斯也一同闯入进来,刚才听到巨大的声响后他们就开急速立马飞了回来。看到了面生的几人,怒意不减反增。




“你们是谁。”





“这我还要问你们呢?为什么最为强大的龙族会出现在这里?”





“啧。”





……





又一阵闹剧之后。





雷狮凭着自己小时候的约定,海盗团的其余三人凭着自家老大在这儿,安迷修凭着自己守护天使的身份。



都住在了皇宫里。


金: 要不是我家大,要不然我可撑不起。


—F I N —


终于把生贺写完了1551


傻狗子夺命连环催,才终于肝了出来。这算是我现在写过最长的一个短篇了er!


后续随缘,可以催出来。


开学了就消失了√所以更新也随缘√

 
评论
热度(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