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激金吹,这个号上只发all金图文
狗哥(鸽)
祝无脑小学生早日升天
暴躁老哥每月坚持diss一个人
老子就一个破双修的你们想怎样
职业催更100年

[all金]让我来还原吃金宝豆腐现场(上)

阿颖真的是太棒了!笔芯~么么哒!

胥颖sky:

是给小傻子狗子的生贺----doggy



短篇目录



冷清的夜色笼罩在城市上空,在这里,除了一望无际的海蓝色外没有一点光亮,繁星皆被反射入大气层的灯光掩盖。



发动机的声音由远及近,最终消失在国际商会馆门口,一辆漂亮的银色帕加尼出现在众人视野。



迎宾的侍从第一眼便看出了这辆车价值不菲,他稍稍愣了片刻,随后连忙上前打开副驾驶位的车门。



“先生,您的邀请函能让我看一下吗?”



侍从跟在刚从车上下来的金发少年身后,用恭敬的语气小心翼翼地询问,视线忍不住落在对方身上那件漂亮的黑色西服上。



邀请函……



少年突然停住步伐,眉头轻蹙,墨镜下的蓝眸中闪过暗芒。



会馆门口的暖橘色灯光柔和地落在少年肩头,点亮了那左颊上的星星纹身,从他高挺的鼻梁上滑下,落在那半张的薄唇上,画面莫名的好看,像是专门摆拍的一般。



侍从见身前的贵宾突然站定在原地,一时不解,他抬眸观察少年的表情,当注意到对方微蹙的眉头时,青年暗暗一惊。



难……难不成惹到这位先生了?!



“我……”正当少年刚想开口说话时,一位看起来有些年长的侍从突然从另一边跑来,满脸献媚地对着少年笑道:“抱歉嘉德罗斯先生,这个人刚来不懂事,您赶快进去吧!”



“……”少年挑了挑眉,松了一口气,随即点了点头迅速走进大门。听着身后管事者训斥侍从的声音,金没忍住暗自勾唇轻笑。



“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进来了,刚刚吓死我了。”



“所以说假扮嘉德罗斯是个明智的方法吧。”



少年左耳廓上的迷你耳机中传来凯莉的声音,闻言,金笑着揉了揉自己的金发,不禁对凯莉生出了几分敬佩。



“还是你的点子多。”



“知道就好。”精密的地下室中,少女抱着咖啡杯坐在电脑桌前盯着屏幕上移动的小红点翻了一个白眼,随后坐直身子移动鼠标点开了会馆的布局图。



“左转,进入大门,穿过主厅就是楼梯。”



“好。”



金听从凯莉的指示左转往不远处的金色大门走去,可还未靠近几步,他突然被一名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侍从拦住。



“嘉德罗斯先生,商会还未开始,请您先回到房间休息。”



“咳,这样啊,我就是看看。”



金讪讪地摸了摸鼻尖,冲侍从尴尬一笑,随即转身离开。



405房中



金回到房间后便皱着眉头坐在沙发上,蓝眸不安地打量房中布局。



“现在怎么办?等会真的嘉德罗斯来了就难办了……”



“啧,没想到他们还有这么一出,鬼狐天冲还真是狡猾。”凯莉暗暗握紧手中的咖啡杯,漂亮的星眸中闪过怒意:“往年都还没这规矩,看来这次他是有备而来了。”



屏幕散发出的淡蓝色光芒照亮了凯莉的侧颜,少女抿唇放下杯子,精致白皙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琢磨下来的对策。



听到耳机那边恢复安静,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



凯莉和鬼狐天冲虽为亲生兄妹,却一直关系不合,三年前两人因经济矛盾彻底决裂,鬼狐一气之下拿走了凯莉的家族通行证,导致她无法调用资金。



金身为特警,又是凯莉的挚友,肯定是要帮对方拿回这么重要的东西了。要不然这一身好功夫可不是白练了吗?



今天伪装嘉德罗斯入场的事全是由凯莉策划,一方面因为金和嘉德罗斯同为金色发色便于伪装,另一方面是因为嘉德罗斯虽是首席执行官(CEO),却很少露面,这次的商会估计也不会出场。众人也只知道他有一头金发和表明身份的星星纹身,所以凯莉才冒险让金伪装一下入场。




未等凯莉再度开口,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有节奏的脚步声,隐隐约约能听到有人喊嘉德罗斯的名字。



糟了!



少年猛地僵住身子,几秒后他反应过来,迅速起身跑进卧室环顾四周,思索了几秒后他咬牙连忙藏进了衣柜。而就柜门关上的一瞬间,房门应声被推开。



“啧,真无聊。”



低沉悦耳的男性嗓音蓦然响起,金微微蹙眉,莫名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



“完了,现在怎么办?”少年压低声音小心翼翼地开口,却久久未得到凯莉的回复,金下意识往左耳处摸去,这才发觉自己的耳机已经不知所踪。



?!



金悄然将柜门推开一条缝,小心翼翼地冲外面望去,只见客厅空荡荡的,而沙发旁,他的耳机已被踩碎,孤零零地躺在光洁的金色瓷砖上。



惨了,肯定是刚刚不小心掉了……



“我不会被发现了吧……”金欲哭无泪,悄咪咪地关上柜门靠在木板上,双手合十祈祷那真的嘉德罗斯不要来这边。



可上天却没从了少年的意愿,安静了几秒后,步伐声再度响起,逐渐靠近衣柜,每一下都像是踩在金的心尖。



呜呜呜呜凯莉你一定要为我收尸啊呜呜呜



金闭紧蓝眸紧紧捂着嘴一副死到临头的模样,蓝眸惊恐地望着面前的柜门,光洁的额头上渐渐渗出汗滴。



脚步声突然消失,可柜门却没有像意料中那样被拉开。金稍稍松了一口气,可还没等他从惊恐中恢复过来,耳边突然传来滋啦一声,紧接着刺眼的光芒挤入了狭小的衣柜。



“呵,哪里来的小老鼠。”



嘉德罗斯将手插在裤兜中站在衣柜外,细长好看的金眸微微眯起,他冷笑打量着正坐在柜中用手遮着眼睛的少年,眼底中闪过暗芒。



完了……



待眼睛适应光线后,金颤颤巍巍地放下手仰起头去看面前的少年,当他的蓝眸跌入那熟悉的金色时,金的大脑一时当机。



而嘉德罗斯也是同时愣住。



“渣渣?!”



“雷德?!”



听到金声音的那一刻,嘉德罗斯疑惑地挑了挑眉,不过很快反应了过来。




三年前他和金一同训练的时候用的可是雷德的名字。



这小东西,可让我好找……



少年眯眸盯着仍愣在原地的金,唇角突然挂起耐人寻味的笑容。见状,金下意识地往角落缩了缩,为什么他总觉得雷德看自己的目光像是看猎物一般,仿佛下一秒就要将他吞入腹中。




其实这点金还真没想错,只是想吃的含义变了。



“渣渣,你好好想想,该叫我什么?”嘉德罗斯俯身靠近金,而对方在察觉他逼近的一瞬间连忙瞪大蓝眸,使劲往角落里缩,就像只受惊的小兔子般,可爱极了。



见状,少年愉悦地挑了挑眉,他伸手捏住金的下巴,一手撑在柜板上,将上身贴近对方,随即不怀好意地笑了笑。



“猜不出来我就把你交给警卫。”



“别!别!你,你不是雷……”金未说完的话语尽数在嘉德罗斯越来越阴沉的目光中消逝,少年咽了一口唾沫,眼神不经意间瞥见了对方左颊处的星星纹身。



等等,星星?!



“嘉德罗斯?”



几乎是不经大脑,金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闻言,嘉德罗斯缓和了神色,直起身子将衣柜里的那一只拽了出来,随即毫不客气地抗在肩上,冲床的方向走去。



“呜哇嘉德罗斯你干嘛?!”金慌乱地开口询问着身下的少年,他不敢放大声音也不敢和嘉德罗斯动手,生怕引来守卫。



“呵。”闻言,嘉德罗斯轻笑了笑,很随意地将肩上的少年扔在了床上,随即抱臂俯视着正痛的呲牙咧嘴的少年。



“说吧,你来干什么?”



“我……”金咽了一口唾沫,胆战心惊地抬眸与嘉德罗斯对视,编好的谎话顿时烂在了肚子中。



十五分钟后



“所以事情就是这样子了。”金盘腿坐在床上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嘉德罗斯的表情,当看见对方一脸兴趣怏怏的模样,他微微松了一口气,随即继续开口:“所以,看在我和你朋友一场的份上,你别把我供出去好吗?”



呵。



好一个朋友。



嘉德罗斯突然停下手中把玩戒指的动作,撑着下巴抬头望向少年,金眸中闪过戏谑。



“只是朋友吗?”



“那,那还算战友!”



“……”



房间内的气压突然下降,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往后缩了缩,他完全不知道嘉德罗斯又因为什么生气了。



啧,这家伙怎么就不开窍……



嘉德罗斯眯眸盯着金,片刻后他起身站到少年面前,伸手抚上金的左颊,用大拇指温柔地为他擦去上面的星星纹身贴。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唔……”金完全没料到嘉德罗斯会有这个举动,这实在和他记忆中那个只会找他麻烦的自大狂人设不符合啊!



不过嘉德罗斯温柔的动作倒是弄得金很是舒服,少年眯起左眼一边享受着对方为自己擦拭贴纸,一边盯着嘉德罗斯开口。



“我想装个侍从混进去。”



金口中的温热气息尽数喷洒在嘉德罗斯的脸颊上,两人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几乎都可以感受到对方的睫毛从自己眼皮上扫过。嘉德罗斯微微动了动喉结,强制按压住自己内心的小邪火,起身面不改色地开口:“行不通的,我打赌不出五分钟你就被抓住了。”



“那怎么办……”闻言,金颓丧地耸下肩膀,蓝眸可怜兮兮地望着嘉德罗斯。



“我可以帮你。”



“真的?!”下一秒,少年的星眸中再度漫上光芒。



“唯一能进场的方法就是假扮我的女友。”语落,嘉德罗斯的唇角扬起了一抹得意外加一点小报复性的笑容。



“什么??不可能!我就算被警卫抓也不会女装!别想!!!”



半个小时后,商会大厅



“嘉德罗斯先生,您夫人真漂亮。”侍从满脸献媚地跟在两个并肩行走的人影身后,目光不由在右边那穿着黑色开叉长裙的金发美女身上。



闻言,嘉德罗斯愉悦地勾起唇角,垂眸看着身侧面如死灰的金。



“嗯,是挺不错的。”



“……”少年抽了抽嘴角,一时没稳住穿着高跟鞋的脚,一下子没站好直接扑进了嘉德罗斯怀中。



“被我夸一下有这么开心吗?”嘉德罗斯忍笑挑眉,手掌搭在金的腰部,用大拇指细细摩挲这少年露出来的肌肤,心中的燥火变得更强烈了。



果然还是要把这小子吃掉。



金全然不知嘉德罗斯在想什么,此刻他只想要打人。



凯莉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