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激金吹,这个号上只发all金图文
狗哥(鸽)
祝无脑小学生早日升天
暴躁老哥每月坚持diss一个人
老子就一个破双修的你们想怎样
职业催更100年

【安金】我所凝望着的你我的远方

年上年下真好啊(不明发言)

请关爱我成长:

给狗子的生贺 @Doggy
差点就错过了,我这写的什么辣鸡玩意儿,狗子你凑合着看吧。
就这样了。







安迷修是一个孤儿,所以他缺少了爱,于是,他变成了一个正义的骑士,并号称自己是最后的骑士。






事实上,他清楚的明白,在这个社会面前,他什么也不是,但他依旧不死心,努力地尽自己所能温暖着自己目光所及之处。






今天,他看见了另一个孩子,一个看起来大概十一二岁样子的孩子,蜷缩在角落,穿着破烂的衣服,发色已经被污垢掩盖,看不见原来的发色,只有那双蓝色的眼睛,用恐惧的目光看着路过的每一个行人。





安迷修看了看自己手里刚买的面包,犹豫了一秒,将它放在了那个孩子的面前,然后走了。那是他明天的早餐。







他在心里想着,这样子就好了吧,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吧。
他看了一眼那个可怜的孩子,摇了摇头走开了。




而那个孩子呢,依旧一动不动地蜷缩在那儿,目光仅仅只是在安迷修到他面前时在安迷修身上驻留了一秒。








“那个……在下……我是安迷修,虽然这样问很唐突,但请问一下,你,愿意跟我走吗?”安迷修苦笑着再次站到了他的面前,怎么可能不管啊。




安迷修伸出了手,眼前的孩子,犹豫了几秒钟,小声说道:“可以吗?”


安迷修一愣,然后微笑道:“当然可以。”他像宴会上的王子向美丽的公主提出共舞的邀请,“这是我的荣幸。”



孩子小心翼翼地伸出了手,搭在了几乎大他一倍的大手上,然后向安迷修扬起了一个笑脸,即使身上十分脏乱,安迷修也被这个不含任何杂志的笑容给惊艳。


即使在以后的以后,安迷修也无法忘怀,在一个街角,一个陌生的小孩,用一个笑容温暖了他的内心。






回到家中,安迷修看着这方狭小的天地,窘迫地看着身旁扯着自己衣角,歪着脑袋望着自己十分不解的小孩。




“你,你先去洗个澡吧。”他牵住小孩的手,带着他来到浴室,“我帮你找找衣服。”




安迷修十分懊恼,自己怎么就这么带了一个孩子回家呢,明明才答应了一个朋友以后不做蠢事,然而下一秒,烦恼的内容就变成了,安迷修孤身一人,根本不可能有小孩子的衣服?






等着安迷修拿着一件宽大的衣服和一条浴巾傻傻地站在门口的时候,门打开了一条缝,门里探出一个金色的毛茸茸的物体,安迷修一下子愣住了,这是谁?




被水蒸气蒸的红扑扑的脸庞,以及羞涩的表情可爱极了,他吞吞吐吐的说:“那,那个,请问?”



安迷修一下子回过神来,把衣服递给了他,然后转身坐在了床上。拍了拍自己的脸,“我在想什么啊。”



等金出来的时候,安迷修仔细的看了看他,不再被掩盖的金色头发格外的显眼,即使之前受了不少苦但依旧看起来白白嫩嫩的,像一个小王子一样,但却又想让人捧在手心里呵护。






他看了看金还在滴水的头发,又看见金拘谨的神情,他笑了笑,将金拉到床边坐下,然后拿起头巾轻轻的在金的头上擦拭起来。






他轻声说道:“头发没擦干会着凉的,我是安迷修,你叫什么名字?”







“金…安迷修”金说着自己的名字低下了头,嘴里念叨着安迷修的名字,不知为何,安迷修从许多人嘴里听过这个名字,但金的嘴里说出来时,有种不一样的味道。







明明是孩童随意的一声呼唤,却如同情人间的呢喃,让人觉得,被呼唤的那人,是他的——全世界。





安迷修苦笑了一下,自己究竟在想些什么啊。他弯起了眼睛,露出了一个独属于安迷修拥有的温柔笑容,“嗯,金,我是安迷修。”






下一秒他想起了什么,挠了挠脑袋,“我今年刚刚成年,不过,我是一个孤儿,所以,和我一起可能你要受很多罪了。”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歉意。


金望着安迷修,摇了摇头,似乎想起了什么似得,对着他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安迷修,你的名字真好听!”






听见这个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安迷修无奈的笑了笑,“那以后,我就是你的哥哥了。”安迷修温柔地看着金,“以后,我们将相依为命。”


“安迷修安迷修!”在家里做饭的安迷修远远就听见了呼喊声,他露出了一个笑容,熟练地将菜铲进碗里,连围裙都没脱,就去把门打开了。



下一秒一个金色的身影扑进了他的怀里,他稳稳地接住了对方,然后一脸严肃地看着金。
“金,我说了,这样子很危险的。”




金吐了吐舌头,冲安迷修做了个鬼脸,安迷修无奈地揉了揉他的脑袋,“走吧,去吃饭。”



晚饭时,金忽然嘟囔了一句:“可你不是每次都接住我了吗。”
安迷修听见这句话,一愣,笑着往他的碗里又夹了菜,满意地看见对方气鼓鼓地看着自己,然后咳了咳,义正言辞的说:“不准挑食。”金撇了撇嘴,但依旧把安迷修夹的菜吃完了。




到金18岁的那一年,他们已经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安迷修也有了稳定的工作,金也在读书,或许说,生活已经很美满了。


但是,安迷修的身边,除了金,一直没有任何一个人,同事们调侃他,也在让他找女朋友了,安迷修也只是一笑置之,不知他心中在想什么。



当金十八岁生日的那一天,他十分期待着回到家,但到家时,除了一个蛋糕,与其他无异,他不禁有些失望。



安迷修温柔地笑着望着金,走到金的身后,蒙住他的眼睛,在他耳边轻声说道:“金,闭上眼睛。”



金顺从地闭上了眼睛,安迷修牵着金的手,来到座位坐下,他继续说:“待会儿你倒数十个数,睁开眼就可以看见礼物了。”



金嘟了嘟嘴,嘴里拖长了调子数着:“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好啦我睁眼啦!”说着金笑嘻嘻地睁开了眼睛,但他什么也没看见,安迷修坐在了他的对面,烛光下,最后的骑士眉眼如画,不知是烛光修饰了他的脸庞,亦或是他点缀的烛光,金觉得,他看见了他生命中的全部。




“金。”安迷修轻声呼唤着这个不知说过多少次的名字,他看着金,“你可否愿意,接受我这个礼物。”



金看着安迷修,不解地问:“不早就是我的了吗?”他忽然炸毛,“好啊安迷修,你就是忘记给我买生日礼物了吧,不过——”金拖长了语调,“我就大发慈悲地饶过你这一次吧,你这个礼物,我勉为其难地收下了。”


说完他笑嘻嘻地望着安迷修,原本的气氛荡然无存,安迷修被这一出弄得啼笑皆非,最后摸了摸金的脑袋。



“嗯,我本来就是你的,从前是,现在是,未来也一定会是的,金。”
“那是当然啊!”

 
评论
热度(50)
  1. Doggy——约稿ing请关爱我成长 转载了此文字
    年上年下真好啊(不明发言)